黑色幽默

格林德沃vs老万
比比谁更中二,谁更能统治世界
正经的

【tsn/em】可不可以在一起

是糖(大概?)

BGM:可不可以

听到这首歌的第一反应就是EM啊....

唉,我EM怎么就这么虐啊

然后加了个虫绿

再然后加了个麻将组

突然就不虐了有木有!

这是个一报还一报的故事:)

一个群像练习

大型重婚现场x

cp:漫威(贾尼、盾冬、虫铁、一代绿虫绿?、二代虫绿、EC、锤基、狼队)  中土(AL、弗罗多x山姆、索博)    基老伴(基阳红)神夏(福华) 大腐(华福) 梅林(亚梅)盖茨比(盖尼)哈利波特(德哈) 社交网络(EM)  弗兰肯斯坦(双美)

【EM】如果大雨那天,Mark只是迟到

TSN太虐了我要给自己发糖!
这个梗…应该有人写过吧

Mark打开卧室大门面对客厅里一屋子的人,乱糟糟的头发和眼睛下重重的黑眼圈像在说明主人完全没有休息似得。
其实他真没休息,码了一天的代码,被Sean和Dustin轰回了卧室,他躺在床上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心里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事没做。大概十多分钟之后,他想起来,他应该在今天去接一个人。

“Mark,你怎么起来了?”Sean手中有拿着一种提神饮料,惊讶的看着才进卧室半小时不到的人。
“快去睡觉啊Mark,你看你的黑眼圈有多重。”坐在电脑前正在码代码的Dustin也转过身来看着Mark。
对于整间屋子里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Mark全然没在意,也没有开口对他们说话,直径走到门口,打开鞋柜。
“Mark,你要出去?”Sean也同样走过来,他的样子似乎有些兴奋过度,“你要去便利店吗?”
“不,Wardo今天会到。”穿上鞋子的Mark,起身看着Sean那有些不正常的表情,才开口道。
“哦,Ed来了,你太疲劳了这样也开不了车,我送你去?”Sean说着也打算拿出鞋子,但他走路似乎都有点在打飘,等会开车…
Dustin赶忙过来拉住Sean,“Mark我送你去好了。”
“嘿!Dustin!你代码还没码完呢,你想跑哪去?”和Dustin一起码代码的那哥们就不乐意了,Dustin这家伙分明是想逃跑。
“我…”“好了。”被戳穿的Dustin不甘示弱的想回嘴时,就被Mark的声音打断“我打出租车去。”
“Oh,好吧,Mark,如果Chris在就好了。”Dustin只好坐回电脑前继续码他那无聊死的代码。

“先生?先生?飞机场到了,醒醒。”当出租车司机把Mark叫醒,Mark才意识到自己睡着了,现在是多久时间了?Mark还处于迷糊状态,下一秒,Mark却立马醒过来,他得去接Wardo。
加州的天气一直很好,他出门的时候还是能看得见月亮的晴天,但今天晚上似乎有些不一般,大雨倾盆而下,把刚下车的Mark直接淋成落汤鸡。
Mark赶忙看了看时间,oh,距离借机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
希望Wardo还没自己走。Mark心里想着,便在大雨里找起Wardo来。
其实Wardo很容易找,他本在机场里等了一个多小时,见Mark没来便出来等,顺便在雨中清醒一下自己。

“Wardo…”应声回头,映入Eduardo眼里的是一个像是刚掉进水里的Mark。
雨水打湿了Mark的帽衫,原本蓬松的卷毛服帖的黏在额头和脸上,面色有些苍白,眼睛下还有浓浓的黑眼圈,他绷着下巴的样子看着有些无措,就这样的站在雨里。
Eduardo看着这样的Mark,等了人将近两个小时的火气一下就消了,他快速的过去把Mark拉到飞机场大厅外能遮雨的地方,把外套脱下盖在Mark那完全湿透的卷毛上。
“Mark,你怎么不带把伞?”Eduardo的语气中是满满的担心。
“我出来的时候没下雨。”Mark说的很快而且一如既往地理直气壮。
Eduardo叹了口气,对着Mark露出一个微笑来,“走吧,Mark。”

出租车上,两个人一同坐在后排,一左一右,上次一起坐出租车中间还有个Christy。
Mark睡眼朦胧,头一点一点的,Eduardo索性靠过去,把Mark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睡吧,Mark。”他这样说。

【EM/虫绿】红白玫瑰

警告:这是双刀

不过,EM和虫绿本来就是双刀嘛
话说这个视频真的一波三折,反反复复弄了好几遍才弄好…算是练个手吧:)

大概剧情:
花朵前世爱着马总,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和马总在一起,所以马总就变成了花朵心中的白月光。这一世,彼特和竹马哈利在一起了,但他心里依旧喜欢白月光马总,总把哈利当成马总,最终把哈利逼疯化身绿魔。彼特也就变成蜘蛛侠去保卫世界。彼特把哈利打死后,才发现自己爱着哈利。这一世他去和心里的白月光告了别。下一世,彼特化身蜘蛛侠一直在等他的哈利。

本剧情纯属朋友看了视频后的瞎编,如有雷同……这么狗血还能有雷同!??

【EM】忘不掉的人

首尾限定的一篇文,想要写em的结果写成了eme无差?
有私设并只看过电影
华多第一人称视角

今天,我翻出了多年前的相册,差不多都是当年自己创业后的照片,那些和daisy的合照。
人老的时候就会想要怀念过去,手指轻抚照片里的daisy,那个女孩已经在去年离自己远去,回想着她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几十年时光,不禁眼眶都有些红了。
对daisy,始终说不上爱情,或许对她更倾向于一种亲情。daisy是一个新加坡人,一个拥有着栗色卷发的女孩,而daisy的栗色卷发偶尔会让他想起另一个人来。

揉了揉眉心,起身想要把相册装回去,一张照片像是故意给他看一样,脱离了相册自己就掉了出来。
有些艰难的弯了弯腰,捡起了那张照片,翻面。

哦,是他的照片。

不管过了多少年,那张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是他始终无法忘记的,即使他已经忘了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了。
他有一个秘密,一个就连daisy也不知道的秘密,他曾爱着照片里这个把他一脚踢出Facebook的混蛋。
这个人,这个名字,当他回想起时,仿佛又回到了那年,他们一起在哈佛创建Facebook的时光,那些美好的,让他爱上他的那些时光。

Mark  Zuckerberg。

大概是他eduardo saverin永生难忘的名字吧,照片上的人安静的注视着前方,眼神没有焦虑,正在思考着Facebook的创建?大概吧。这个天才一般的人物,是他看不透的。
他也曾恨过Mark,那个时候,就在他正要去和他表白的时候狠狠地推开了他,在他刚要说出我爱你的时候,给了他那张解约函,说,我不需要你了。
但现在,在几十年过后的今天,再看照片,再想起那些回不去的往事,只觉得有些好笑,甚至有些幼稚了。

当年的他,离开美国的时候,把所有和Mark有关的照片都丢在了垃圾桶里,那些和他的合照,和他室友的合照。而这张照片会出现在几十年后也算是幸运的逃过一劫,好像是他无意中塞到行李箱底部再带到新加坡来的,他已经有些不记得了。
不由的,他开始想念这位照片上的老朋友了,他恨着Mark的那几年里,Mark的消息铺天盖地的传来,Facebook成了世界的焦点,让他痛苦。但近些年来,Mark的新闻却是几乎为0了,如果不是这张照片,或许他会忘了这个人了,大概?

官司之后,因为各种原因,他曾回过几次美国,哦,他记得有次在哈佛多少年校庆的时候,他带着daisy一起回母校看看,他还无意中瞥到了一个会议室里正在做着演讲的Mark,随后他就拉着daisy离开了。那好像是他最后一次见到Mark,从各种意义上,Mark从那以后好像减少了曝光率似得,从大众的眼前消失了,Facebook那些人也对Mark闭口不谈。对于Mark去了哪里这种新闻媒体明显更倾向于去挖Sean Parker的绯闻。
那一年闹的沸沸扬扬,有人说他隐居了,有人说他去了国外离了婚,甚至有人猜测他已经过世,Facebook上偶尔更新的动态,证明了最后一条的虚假,不过主页状态上的已婚早已改成了单身。
那一年以后,人们也渐渐忘了那个叫Mark  Zuckerberg的人,即便单身富豪的Mark依旧是女生眼里的梦中情人。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儿子Wardo打来的,问他多久能到。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为什么要打开旧相册,他本是想和daisy报备今天是孙子Elaine结婚的日子,结果坐着坐着就出了神。
甩了甩头,把这些有关于Mark的事情抛到脑后,装好照片,再把相册锁进柜子里。

出门,打车,再到教堂,一切顺利,但他总有些预感今天会发生什么。
待Elaine的婚礼结束,出了教堂。

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头发有些花白但看的出些许栗色的卷发老人,膝盖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眼睛注视着前方没有焦虑的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他看着他,怎么看怎么眼熟,不由的朝着老人走了过去。
那个老人发觉了向他走近的自己,对上了自己的视线,似乎楞了楞,然后他在对方深邃的蓝眸中看见了一丝笑意。

时间仿佛回到了2003年,哈佛大学的男生宿舍里,他看着他,即使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但他的眼睛在笑,那个时候,他给了他一个公式。

多年前的恨意早已消散,隔阂也在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就已打破,他们就如多年未见的朋友,不,恋人一般,久久的注视着对方,久久的,望着。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闲来无事,摔摔电脑
(溜了溜了)

纪念一下我萌过的两对死透了的真人cp,猪鬼以及东纶…

初中的时候知道了耽美,但一直不喜欢那些男男的文章,直到那天抽风搜了东纶,当时回顾一班时最爱的两个人,然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入了腐。
贴吧里的各种视频让我真的以为他们两是爱着对方的,文我也全部都翻来覆去的看。
想想那些日子是最开心吧,就算知道了一年前亚纶曾经发过一条秒删的我和东唐不熟,也只当亚纶是在闹别扭,对他们的事一直都报以他们是一对来看的。
过了一年吧, 东纶早已不再互动,我开始找起他们往年的粉红视频,这让我我不止一次的打开了娱乐百分百,目光却渐渐的移到了罗志祥黄鸿升身上。
好像又一年吧?当亚纶再次说出我和汪东城不是朋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没爱了,心里有一块地方塌了,现在想想当时很幼稚,但当时就认定了他们两,就算不是情侣也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

很感谢当时陪我从东纶中走出来的猪鬼,我开始疯狂的刷鱼白,基本上只要是猪鬼主持的鱼白我全部都看,还有他们以前的节目。
看他们在鱼白里拥抱亲吻,看小鬼撒娇说想主任,就像是真的情侣一样,但经历了东纶,我也不敢把他们当做真的情侣,只觉得是特别要好的朋友。
当时他们合体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但只要合体的那一期更新的第二天我都会看,然后痴痴的看着屏幕里的他们互动。
话说当年贴吧里有人已经猜出了猪鬼两人已经有了隔阂了,但后来他们两的合体次数增多,也越来越甜,所以我依旧不相信。
那时候作签图时便用了猪鬼,在图上写了一句,一辈子,好朋友。…然后我就被疯狂的打脸了。
15年9月10号,最后一次看鱼白,也是他们最后一次合体。还是如此的默契,疯狂的截图把他们的合体画面截下来,完全看不出来(至少我)这对那么要好的人就在几天后会分崩离析。
小鬼小猪最后在媒体面前说了什么,我忘了,但无疑是对我打击很大的。后来鬼就退出了鱼白,几年了,我就再也没关注过鱼白。

萌真人cp萌到像我这么衰的没几个吧,两对死透了的cp 完全没有了复燃的可能性。
而如今,我也觉得没什么了,我可以再次的喜欢真人cp,但只希望他们能是朋友吧,不需要特别要好,只需要偶尔能站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我的小天使包子生日快乐!!
第一次尝试鼠绘的我手抖的线都勾不直。TVT
不过总算是在上班之余完成了!